复旦研究生支教团深耕贫困山村:支教20年 改变了什么

作者:admin 来源:网络整理 日期:2019-07-05 01:13

【导读】 在宁夏、在贵州、在新疆、在云南,在这些之前未曾生活过的地方,支教队员们不仅见到了更广阔的天地,也收获了更美好的自己。

6月20日,内蒙古自治区巴彦高勒煤矿,综采队检修班副班长李月月通过智能语音系统进行调度。2013年,李月月与40余名大学毕业生一起来到了建设中的巴彦高勒煤矿,组建了大学生综采队。两年后,“李月月高技能人才(劳模)创新工作室”成立,李月月带领16名平均年龄28岁的年轻人完成11项创新成果,直接创效507万元。巴彦高勒煤矿是山东能源淄矿集团在内蒙古投资建设的现代化矿井。通过应用新装备、新技术、新管理,提高生产机械化、自动化、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,巴彦高勒煤矿年人均效率达到1万吨以上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李建泉/摄

20年前,宁夏西吉三合中学的水有些咸,水里常常掺杂着沙子、虫子;20年后,当复旦大学第二十届研究生支教团队长杨陈浩彤来到西吉时,他惊讶地发现,这里并没有传说中那样艰苦。

2008年,三合中学门口水塔建成;2009年,三合有路灯了,学生们终于不用在雨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地摸进教室、摸进宿舍; 2010年,锅炉房建成,学生们终于可以方便地喝上热水。复旦人20年的接续努力,一点点地改变了这所学校:路灯、文印室、校园亮化、路面硬化、自来水……无不与支教队员的援建相关。

2019年,复旦研究生支教团在宁夏西吉已经支教20年,在贵州乌江复旦学校干了13年,在新疆拜城县第二中学做了5年,在云南永平县北斗彝族乡九年制学校支教一年。

为落实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,1998年,团中央、教育部启动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项目。复旦大学响应号召,遴选成立首届研究生支教团,于1999年派出5名队员赴宁夏西吉开展服务。20年来,已有299人次、298名队员赴宁夏、贵州、新疆、云南开展支教和扶贫服务。

无数个“第一次”

2004年的8月29日,复旦第六届研支团队长高天第一次在宁夏西吉三合中学挑水。“折腾了半天才把扁担放到肩膀上。”她跌跌撞撞地走着,路还没走到一半,水却只剩下一半了。跟在后面的学生心疼得直叹气,硬是从高天肩膀上抢过扁担,“不仅是心疼老师,更是心疼水”。

宁夏西吉的水,给每一届研支团成员都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时任三合中学副校长的张玉良仍记得当年支教队员对水质的调侃:“他们说,喝了这水,以后就没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了。”

20年来,研支团做了大量扶贫工作,为学校修建水泵房、水塔、锅炉房,图书室、水泥篮球场、体育活动室,联络外界捐助电脑、速印机,联系奖学金、点对点长期资助以及各类常用物资。因为支教队员的帮助,这里“凡是困难的学生都可以上学,凡是优秀的学生都可以得到奖励”。

前将台中学校长田国璟至今仍能回忆起2010年到2017年8届支教队员的“群像”,“他们风尘仆仆地去家访,在雪地里滑倒又爬起来,他们带病进教室上课,夜色里为毕业班讲课”。

记者了解到,复旦大学的这支队伍在宁夏西吉开创了许多“第一”。第六届支教队员沈宏是全国第一位博士生支教老师;第九届支教队员、新加坡人蔡沅鋹是全国第一位外籍支教老师……

第一届支教队员潘惜唇是来自上海的姑娘。她在《我的青春我的团》里写道:“在恶劣的条件下,人的精神力量更会显示出强大威力。作为志愿者到贫困地区工作,我们是自愿报名的,为的就是能用我们自己的知识为山区的孩子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。”

改变身边的“小世界”

硬件设施的改变,实际上远没有“人”的改变来得更加动人。

高天常说起“烛光里的希望”,在她的支教记忆中,停电是这里每周都会发生的事。晚自习时学生点着蜡烛看书,她在讲台点着蜡烛带自习。三合中学在西吉的一个山坳内,停电时若从山口看过来,整个教学楼呈现出一片烛光通明的模样:“孩子们在烛光里延续着他们个人的希望、父辈的希望、家乡的希望。”

高天说,哪怕这些孩子考不上大学,但至少要让他们在支教队员的带领下,比不读书的“自己”更具竞争力,“今后无论是出去打工还是教育他们的子女,都能比他们的父辈更出色。这就是代际的希望,也是这片土地的希望。”

原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曾在2008年问西吉教育局局长:“复旦在西吉支教10年,给西吉带来了什么改变?”在这名局长眼中,校园设施、电脑、奖学金、中高考成绩都不是最重要的,他觉得,改变在于“女娃娃读书多了,娃娃们的普通话说得更好了”。



网站首页 | 皇冠体育手机版 | 皇冠手机地址 | 明星转会 | 体育资讯